关于试管婴儿,至今还有很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以至于试管宝宝的父母对他们的身份讳莫如深,简直成了家长的心病,搬家、改名、转学,不停地躲避,只是为了隐藏他们是试管婴儿的事实。

世界首例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于1977年诞生,我国第一例试管婴儿郑萌珠诞生于1988年。他们的父母是勇敢的,自她们诞生之日起,就备受人们关注,甚至还没出生就成了众所周知的明星宝宝。

她们长大后,在路上一旦有人识破了她们的身份,就会有人跑来合影,她们也欣然接受,甚至有人对路易丝·布朗说,你的妈妈很勇敢,正是你的存在,才让我们有了尝试试管婴儿的勇气,她觉得很自豪。


试管婴儿保密协议


随着试管婴儿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完善,试管婴儿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有着生育问题的夫妇成为了试管婴儿辅助生殖技术的受益者。

然而现实中的情况并不尽如人意,还是有很多人将试管婴儿当作“另类天使”。一旦有人获知了他们的试管身份,就会引来围观、议论,就像观察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家长出于保护孩子的心理,只能三缄其口,不断地搬家,费劲了心机来保护得来不易的“试管宝宝”。


试管婴儿有保密协议吗?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做试管婴儿的机构都会签订保密协议,医生和医院是不会随便透露患者信息的,如果涉及到媒体采访,也会事先跟家属沟通,不同意就作罢。但是,城市就那么大,能做试管的医院也不多,难免会遇到熟人,被人猜到自己在做什么。所以,很多人不惜跑到国外去做试管,只是为了做好保密工作。

泰国因为离我国较近,政策宽松,成功率又高,所以赴泰国试管婴儿成了很多国人的选择,做完回国,然后怀孕,别人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得来的,夫妻出国旅游怀孕也很正常,没有人会怀疑。


保密使医疗研究陷入尴尬!

正是因为社会上的一些人对试管婴儿存在偏见,所以很多夫妇在入院治疗的时候大做文章,甚至用假名字、假地址登记,或者完成移植后不辞而别,或者生完孩子杳无音信,消失在茫茫人海。这样的“保密”使得有关试管婴儿成长的相应数据库的建立工作被迫搁浅,给医学研究带来了很大的不便。

其实医疗机构很重视保护试管宝宝的隐私,希望孩子父母能够正视这个问题,将孩子的成长发育情况及时通知医院,因为试管婴儿不仅仅是给一个家庭带来生育的希望,也担负着人类辅助生殖医学研究的内容。从医学角度来讲,只有对之前试管婴儿的成长情况了解得透彻翔实,试管婴儿技术才会日臻完善,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试管婴儿和正常出生的孩子有差异吗?

在数据跟踪这个问题上,国外做得比较好,欧盟从1996年开始,曾在英国、比利时、瑞典、希腊和丹麦5国,对1500名儿童进行了试管婴儿和正常出生孩子是否存在差异的专项调查,经过5年的数据跟踪研究,结果表明:试管婴儿和正常出生的孩子不存在差异。

调查所涉及的975例试管婴儿,在身体、智力、心理发育或是家庭关系和社交能力方面均很正常。因此外界不该对试管婴儿存有太多的偏见和歧视,他们真的和正常宝宝一样。


爱泰呼吁:试管婴儿的家长之所以拼命隐藏试管宝宝的身份,其实还是这个社会对他们的另眼相看,逼迫他们不得不逃离、躲避,我们呼吁大家能够像对待其他孩子一样,平等的看待试管宝宝,给他们应有的公平。另外,试管医疗机构也应该遵守相关保密协议/保密原则,让家长们放心。